7星彩|7星彩试机号 ?
LOGO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渦水流韻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云煙

2019-04-09 10:11 我要評論(0)

核心提示:事發的第二天,李四爬到了上鋪,把下鋪留給了張三。張三那個晚上再也沒有入睡,他想到了李四,直到天亮,一直想著李四。張三和李四,在異鄉的山上,在那個正午,對著遠山的那個山頭,一起跪了下來,一起磕了三個響頭。誰讓寫的紙條?李四也回答,我。張三想。

還是從以前的那個秋天說起吧。

秋天已經來臨,夏天還在戀戀不舍地回頭張望。張三和李四從地圖的不同方向,來到這個風光不錯的校園。

因為哲學這個東西,他們走到一塊。盡管他們的父母對這個東西很陌生,但是他們能夠成為時代的驕子,著實令他們的祖上無限風光。

因為哲學,張三和李四分到一個班。不僅如此,他們住到一個寢室,并且是上下鋪。

開始,張三在上鋪,李四在下鋪。第三天的晚上,李四在上鋪,張三在下鋪。

友誼就像一條船,兩個人登上這條船揚帆遠航,便是從這個時刻開始的。

第二天晚上,熟睡的張三從上鋪掉了下來。寢室已經熄燈,室友們已經熟睡,操場上聊天的同學們已經散去,樹林中的知了也開始了一天忙碌后的休息,世界靜了下來,靜得連一根針掉下都能聽到。只聽撲通一聲巨響,地板在微微抖動,大樓也似乎動了一下。李四拉亮燈,張三才蘇醒了似地叫起來。

室友們嚇壞了,紛紛從床上跳起來,手忙腳亂地將張三送到校醫務室。還好,張三的命大福大,手腳安然無恙,內臟安然無恙。其后,同學們都拿這事兒說笑,張三也跟著傻笑。張三自嘲,感謝父母!感謝上帝!他們給了我一個好身板。同學們接著調侃,還要感謝李四!張三忙說,那是那是!

事發的第二天,李四爬到了上鋪,把下鋪留給了張三。李四說,自己在家就睡上鋪,從來沒有掉下來。

夜里,張三尿急,借著窗外的月光,無意中看見李四半個身子滾到了床邊,差一點兒就要掉下來。張三慌忙把李四往里面推了再推。

張三那個晚上再也沒有入睡,他想到了李四,直到天亮,一直想著李四。李四讓他感動,他心靈深處那根神經,已經被李四輕輕撥動了,并且發出美妙的聲音。

張三說,咱們在一塊打飯吧。李四沒猶豫,迅速點點頭。

排隊的時候,要么張三,要么李四。他們打兩份飯,在一塊吃。課桌上,操場上,寢室里,偶爾街角的小賣部里,他們吃得很開心。

開心的日子,每天都如期而至。張三和李四成雙成對的身影,讓同學們生出許多疑竇,這兩個家伙是不是同性戀?

雖然在大學的校園里,這個詞那時很可怕。

李四說,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。張三說,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無路可走。兩個人笑起來,笑得很天真很無邪。

周末,陽光明媚,張三和李四去爬山。山不高,在當地卻小有名氣。林子很密,風吹過來,刷刷地響。

累了,坐在一塊石頭上歇息。

張三說,咱們倆搞個儀式吧?

李四看著張三鎖著眉頭,啥儀式?

咱們倆結拜。張三望著遠山說,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。

茍富貴,勿相望。李四也望著遠山。

遠山,陽光飄落,層層疊疊的樹木,在風中搖擺。

張三和李四,在異鄉的山上,在那個正午,對著遠山的那個山頭,一起跪了下來,一起磕了三個響頭。

為了見證那個時刻,李四拿出隨身攜帶的刀子,在一棵高大的槐樹上,一筆一畫地刻下了“兄弟不分離”五個大字。

期末考試,張三給李四扔了一張紙條。壞了,在扔出去的一剎那,剛巧被猛然轉身的監考老師發現了。

他們被監考老師拎到教務處,接受嚴肅的審問。

誰扔的紙條?

張三回答,我。李四也回答,我。

誰寫的紙條?

張三回答,我。李四也回答,我。

誰讓寫的紙條?

張三回答,我。李四也回答,我。

結果,兩個人分別給予了警告處分,通報全校。

好在畢業的時候,處分文件并沒有放在個人檔案里。對個人的前途,沒有產生任何影響。

這是張三和李四值得慶幸的地方。

兩個人交惡,這件事不時從記憶的深水里冒個泡來,慶幸的心里摻雜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成分。

若干年后,張三獨自來到那棵槐樹下,五個字剩下四個,中間的那個不字,不知被誰用刀子抹去了,只留下一個長大的疤痕。

張三悵然若失。這個符合哲學的觀點,一切的事物都是不斷變化的。張三想。

李四如果看到這個情況,會不會也從哲學的角度這樣想呢?

也許吧。(韋如輝)

Tags:張三 李四

責任編輯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興
    高興
  • 震驚
    震驚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無聊
    無聊
  • 無奈
    無奈
  • 謊言
    謊言
  • 槍稿
    槍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標題黨
    標題黨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?
?
7星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