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星彩|7星彩试机号 ?
LOGO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渦水流韻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從《歸德府志》看商丘與“亳”歷來都不曾是同一個地方

2019-03-22 09:11 我要評論(0)

核心提示:三 似乎在白文作者的眼里,現在的亳州原應為“譙”,現在用“亳”,名不正言不順。四 我們可以簡單地梳理一下:在清乾隆十九年的《歸德府志》當中,商丘的先賢沒有主張商丘就是古時的“亳”。帝嚳都亳、湯始居亳均在商丘,可稱之為“商亳”。

前段時間,在網上看到一篇題為《從“故里之爭”看“商宋文化”的保護弘揚》的文章(作者姓白,以下簡稱“白文”),作者聲明“無意單純回應所謂‘故里之爭’,謹在用史實和事實澄清一些有關商丘及周邊地域文化的疑云。”這是一句大實話,因為作者就是不單純地回應“故里之爭”的,其中一個重要的結論否定了今日亳州之“亳”與夏商周文明的關系,認定“商丘,乃中國商業起源、商文明和商文化的根植所在”。

為了搞清楚商丘與“亳”之關系,筆者花了一點時間,翻看了清乾隆十九年《歸德府志》(欒星審定,楊子建、莫振麟等校點,1994年12月版),想看一看商丘的先賢到底是如何定義商丘與“亳”之關系的。這一版本的《歸德府志》可謂善本——底本好、佐證材料多、點校之人水平高,故而具有極高的參考價值。

白文說:“北周大象元年(579年),改南兗州為亳州,亳州之名始于此,亳州得名至今僅有1400余年。”那么,商丘得名多久呢?

《歸德府志序例·序一》:“宋地歸德軍,肇得名于后唐,至金元乃稱府。其領一州八邑,則自明嘉靖年間始也。”《歸德府志序例·序二》:“沿革代異,分合靡常。”《歸德府志序例·序三》《歸德府志序例·舊序》均不見其關于商或者亳的敘述。

《歸德府志卷首·圖經序》:“考宋、元之世,歸德府所領惟寧陵、夏邑、虞城三縣。至鹿邑、永城二縣隸屬亳州……明初,歸德與睢州并為州……蓋自嘉靖以后,升州為府,領一州八縣,至于今無異。”但是,即便是嘉靖以后,當時的商丘仍稱為“歸德府”,現在的“商丘”一名乃沿用其下轄的商丘縣一名,現在所謂的“故里之爭”是建立在行政區域的基礎上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“商丘”僅有400多年歷史,有鳩占鵲巢之嫌。

《歸德府志卷一·方輿沿革表序》:“舊志言歸德本兗、豫二州之域……后魏又改梁郡,轄于南兗州矣。”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“宋”歸屬于碭郡、青州、徐州、豫州、南兗州,隋代才有了宋州,可以說,商丘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沒有“自我”的。在這篇序言的最后,作者說:“至我朝職方所掌,悉乃嘉靖舊制,然而歷代之為隸為轄,或升或降,以及地名之為同為異,不由后以溯前,終居今而昧古……”這大概是最公正的評價。

《歸德府志卷一·方輿沿革表序·歸德府》詳細記述了“商丘”與歸德分分合合互相管轄的歷史,但是無論當時怎樣管轄,“亳”字的使用權都是沒有爭議的。《歸德府志卷一·方輿沿革表序·歸德府》:“契父帝嚳都亳,湯自商丘遷焉。”很明顯“亳”與商丘并不是一個地方,否則這句話就變成了“契父帝嚳都商丘,湯自商丘遷焉。”

白文是這樣認定商丘是“亳”的:

從文獻方面看:一看經典史籍。以《史記》為首的多數古典史書均持“東方說”。《史記·殷本紀》說“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,封于商,賜姓子氏”。“自契至湯八遷,湯始居亳,從先王居”。《帝王紀》說“帝嚳高辛……年十五而佐顓頊,三十登位,都亳”。《春秋左氏傳》說“閼伯(即契)居商丘,相土因之。”《括地志》說“宋州谷熟縣西南三十五里南亳故城,即南亳,湯都也”。“湯即位,都南亳,后徙西亳也”。其他諸如《詩·商頌》、《國語》、《竹書紀年》等,均有帝嚳及契、相土、湯等殷商先祖在商丘發跡的記載。

也就是說,在唐《括地志》以前,即從商末年到唐初年,將近1700年間沒有文獻直接說明商丘和“亳”有什么確切的聯系,何況《括地志》的記載比北周改譙稱亳還晚了六十多年。文章先預設典籍中的“亳”就是現在的商丘,再用典籍證明現在的商丘就是古時的“亳”,在邏輯上陷入了循環論證。

似乎在白文作者的眼里,現在的亳州原應為“譙”,現在用“亳”,名不正言不順。白文中有兩處引文,稱谷熟縣為“南亳”,在《歸德府志卷一·方輿沿革表序·虞城縣》當中并無記載。

“譙”系從“焦”演化而來,杜佑《通典》稱:“武王克殷,封神農之后于焦”。《左傳·僖二十三年》:“楚伐陳取焦夷。”又《注》曰:“焦,譙縣也。夷一名城父。皆陳邑。”這里說得很清楚,譙縣和城父都是陳國的城池,位于陳和楚之間。又《康熙字典》引《禮·月令》曰:“其味苦,其臭焦。”《史記》里面說老子是“楚苦縣厲鄉曲仁里人也”,焦和苦地理相近,意義相關,個人認為,這項命名可能與古代的一場大火有關。

“亳”字的出現很早,但是在“焦”或“譙”的時期,“亳”已經多次搬遷了,“亳”與后世楚國的“郢”的情形是相似的——商代的都城在哪里都是“亳”,因此才有南亳、北亳、西亳之說。所以,“焦”和現在亳州方位上的“亳”是同一個地方,這是很正常的。事實是,在亳州歷史上“亳”和“譙”曾長期交叉使用,且多數時間“亳”是“譙”的上位概念,如:

秦朝將此地設為“譙縣”;

北周宣帝大象元年,改譙稱亳,取南亳以名州;

隋大業三年,隋煬帝改亳州為“譙郡”;

唐貞觀八年,又改譙郡為亳州;

宋朝,亳州,望,譙郡。

這一點證明了亳州歷史地名的反復,而這一反復卻不曾出現在現在的商丘境內。

我們可以簡單地梳理一下:在清乾隆十九年的《歸德府志》當中,商丘的先賢沒有主張商丘就是古時的“亳”。現在作為行政區劃的商丘得名自商丘縣,乃嘉靖年間設立。按照常識,一個家庭的家族歷史,當然是家里的長者比后人更清楚,可否請白先生回去好好翻看一下《商丘縣志》和《歸德府志》,便可清楚知道,主張“亳”即商丘的觀點,不早于清朝乾隆十九年。而“亳”與“譙”得名甚早,在亳州境內交叉更替,范圍和時間跨度都更廣,這是古人對亳州認同的最好表現。

“湯都于何處?向有南毫、西亳、北毫之說。治古史者,關于湯都問題的研究,多在‘三毫’說中轉來轉去,眾說紛紜。”——白先生的這篇《從“故里之爭”看“商宋文化”的保護弘揚》,文中這短短50多字當中三處“亳”被寫成了“毫”,令人唏噓,不知作者如何解釋?

2019年1月18日,在同一家網站上又看到白先生的文章《從“湯始居亳”說到湯都商亳》,其開篇說道:

“湯始居亳,從先王居。”亳,是商湯所建的商朝第一都,也是帝嚳所都。“亳”在哪里?這是商文明研究的一個重大命題。帝嚳都亳、湯始居亳均在商丘,可稱之為“商亳”。 

個人認為,白先生這次寫對了“亳”字,但生造歷史概念,妄下歷史結論,這已經不是故里之爭、百家爭鳴了,而是明搶。(楊本科)

Tags:商丘 德府 亳州

責任編輯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興
    高興
  • 震驚
    震驚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無聊
    無聊
  • 無奈
    無奈
  • 謊言
    謊言
  • 槍稿
    槍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標題黨
    標題黨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?
?
7星彩